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零一章 夺命流沙

清博大数据 2017/8/24 12:48:52 阅读:45

朱和福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看了一会儿石梯,思索着从朱和禄的手中拿过一个盾牌,用尽全身的力气扔向高处的石梯。

铁质的盾牌用自己的钢铁之躯与坚硬的石头进行了一次硬碰硬的对抗,“咣”的一声巨响后,飞起一些石屑和尘埃,盾牌见自己的身躯除了一点磕碰外完好无损,对石头轻蔑地哼了一声得意洋洋的还想往上去,无奈挣不过强大的地心引力,只能在石梯上东拉一把西拽一下叮叮当当地碰撞着不甘不愿地滑下来,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着脑袋“哗啦”一声停在了主人的脚下。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再硬、再能干离开了主人也只是一块没用的废铁。

听到那声巨响,大家被震的一哆嗦,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石梯,随着“哗啦”声后,整个山洞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似乎大家连呼吸都摒住了。

等了几分钟,仍然没有动静,朱和福让大家不要动,自己小心提步踏上了台阶,他边走边仔细查看,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去,走了近十个台阶后,没有异常,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挥手让大家跟上。朱和禄、朱和寿、朱和喜三兄弟立即跟上,然后是厉杰,最后是7名文物挖掘专家。

踏上石阶的瞬间,厉杰觉得有一股若隐若现淡淡烟雾从石阶上升起,虽然闻不到味,他却有了不好的预感,脚下一顿迟疑地说:“我怎么觉得有烟雾升起,是不是触动了机关?”

朱和福说:“应该是迷魂烟,想把盗墓的人放倒在这里,我们戴着防毒面具没事,只是大家动作快点。”

所有的人心中一紧加快了步伐,还剩不到三分之一台阶时,朱和福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似乎是脚下的石梯中发出的声音,极其细微,他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心中忐忑起来,他听到每走一步,便会有沙沙的声音传来。他扭头看了一眼石阶上其他的人,除队长微皱眉头四处张望外,其余人只是在抓紧时间上台阶。

他明白队长也感觉到了异常,看来王牌特工的听力也超于常人啊。心中打起鼓来,不知道是该退回去还是继续往上走,这沙沙的声音会是什么?肯定不是脚步声,也许是时间久了石梯积的沙子由于踩踏掉落的声音吧。朱和福安慰着自己脚下的步子迈的更快了点,耳朵里还是传来那“沙沙”的声音,慢慢地,沙沙的声音越来越密集,每走一步,它就传到耳朵里,这时他已经走完台阶,踏上了平台。

他索性闭上眼听,沙沙……沙沙……,到底是什么声音?脑子里划过无数的想象,先像是细沙,一点一点地落下,慢慢地,沙沙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觉得它们已经汇集成了一条河,不,是瀑布!!朱和福反应过来,流沙阵!

“不好!快跑!”他突然睁开眼大喊一声。

听到他的喊声,还在石阶上的人愣了一下,立即开始慌张地往上跑。一脚站在平台上一脚站在石梯上的厉杰,边往上拉人边催促着:“快!快!”。

朱和福向下看去,见下面台阶出现缝隙,并且在不断扩大!!冰凉的气流从缝隙中向上弥漫。只见那条缝隙很快向上移来,逐渐拉长,变粗,伴之以隆隆的声响,酷似天边闷雷滚动,由远而近。缝隙下浪沙翻卷,犹如千万匹战马浩浩荡荡地飞奔而来,哪里还能看到石梯的影子,这时的声音如同山崩地裂,整个山洞被震得颤动起来。

走在倒数第二的吴辉脚下的裂缝已经变得巨大,台阶一分为二,他的身子随着脚下石梯的下坠做着自由落体运动,流沙正飞速地涌来,飞溅的沙子落入吴辉眼中,他喉咙咕咚一声,本能地伸出右手紧紧抓住了前面也在下坠的石梯,由于用力过猛,抓的指甲生生作疼,浑身一阵抽搐。千均一发之际厉杰弯腰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腕,将他的身子悬空拉住,厉杰脚下的石梯也开始下坠,由于他另一脚在平台上,身体失去平衡,向下栽去,厉杰迅速伸手抓向平台,但伸出的手被身后的朱和喜拉住了,平台上其余的人这才面色青白地反应过来,互相拉住一起用力拽,终于把吴辉拉上了平台,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他的命。

下面排山倒海般涌动的沙子,以千钧之力恶狠狠地将走在最后的刘易斯卷入怀抱,扯去了他的防毒面具,随着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大家只看到流沙河中滚动的一缕黑发,但也只是转瞬即逝。顷刻间,一切归于平静。

平台下,一条十几米宽呈斜坡状金黄色的沙河横亘在众人面前,有的地方平滑如镜,有的地方蜿蜒起伏,有的地方波涛涌动,点点滴滴宛如画家精心描绘的艺术品,充满了诗情画意。有那么片刻让人错以为自己正在漫步沙海中,欣赏着大自然缔造的完美奇迹,就像根本没有过石梯,也没有过生死挣扎,从来就如此一样。

被救的吴辉惊恐的目光混乱地看着流沙河,哽咽着趴在平台上嘴里发出“嗷嗷”野兽般的嚎叫声。

怒吼过的流沙河,刹那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喘息着它苍老的躯体静静地蛰伏着,透着满身的戾气瞪视着人群,似乎在说虽然我老矣,但敢犯我墓地者下场如此!呈现出一片苍凉和豪迈的色彩。

所有的人都被这出人意料的一幕惊呆了,瞠目结舌的看着脚下的流沙河。朱和福脸色苍白地瘫倒在地上,“流沙阵,这是流沙阵……”嘴里喃喃地念叨着。

正在这时,大家忽然觉得脚下颤动,接着隐约听到闷雷样的嗡嗡声由远及近,震得耳膜发麻,不多时就见流沙河开始颤动,黄沙上下翻滚,力度不是很大,有黄沙沿着坡度向下滑去,滑向了进来的石门,没过多久,黄沙似乎发怒了一般沸腾起来,很快就如脱僵的野马呼啸着翻着浪花冲向石门,仿佛苍老的流沙河缓过劲来,再发神威。在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声中,他们进来的那扇石门缓缓关闭。

这声音就像突然发出的催魂声,是那样的让人不寒而栗,无名的恐惧猛然揪住了所有人的心。朱和禄不得不赶快抓住旁边朱和福的胳膊,免得一头栽下流沙河去,朱和寿和朱和喜往朱和福的身边挪了挪,似乎离他近些就可以减少点恐惧。

看着这一切,厉杰的心一阵震颤,盘踞在心间的神秘恐怖终于使他变了脸色,已经死了一个人,现在退路被断,前方还有什么可怕的危险尚且不知,这些人会不会被恐惧逼疯,如果有人失控,会不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几名文物挖掘者惶恐不安的近乎痴呆,精神紧张的浑身哆哆嗦嗦,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危险,早知道这么可怕肯定不会逞能进来,人颤抖的如风中飘零的树叶。

朱和福感觉一阵凉意传遍全身,冷汗一滴滴的落在了防毒面具里,怔怔的呆愣住了。怎么是流沙阵呢,没有生门的流沙阵,这是在祖先的盗墓笔记里没有记载的流沙阵啊。

吴辉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样,嚎叫声戛然而止。突然又绝望的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门,门关上了,我们出不去了。”然后一把扯掉防毒面具,拼命用头在地上磕去,很快石头上就湿漉漉的一片,他的额头上血糊拉擦的,看着极其瘆人。那疯狂之态骇的大家忘记了吞没同伴的流沙河,忘记了关上的石门,更忘记了害怕,厉杰只好走过去砍晕了他。

平台上的十一个人,或坐或跪或站或躺,许多人神色绝望,哀痛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没有人说话,有几个人在默默地流泪。不过,这会儿经历了太多的恐惧和害怕后,大家反而冷静下来了,知道害怕救不了自己的命,反而只会让自己精神崩溃,就像吴辉一样。

许久后,朱和福缓缓开口说话,声音哽咽,透着微微的颤抖,“这是流沙阵,夺命流沙阵。一般的流沙阵按照八卦布局,留有生门,只要懂八卦的人是不难看出来,可以安全通过的。可我们今天碰到的流沙阵根本没有生门,只有死路,因为它没有按八卦布局,而是用迷魂烟故布疑局,让我想不到是流沙阵,也就进入了圈套。其实石梯施放的迷魂烟有没有发挥作用,当我们踏上石梯就已经不重要了。布局者借助力学,石梯一旦感受到重量,下面的机关就慢慢开启,而重量一消失,可视为入侵者就要离开此地,机关迅速开启,大量沙子涌进来,形成流沙河,吞没入侵者,并且关闭进入的石门,彻底封锁入侵者的退路,将入侵者一网打尽,此流沙阵用心不可谓不歹毒啊!”

听完朱和福的话,厉杰倒吸一口冷气,他们现在的处境相当危险。指挥部虽然通过录像可以知道他们被困在里面了,可指挥部怎么救他们,多久可以救出他们?每人除了现在连在防毒面具上的压缩氧气罐外,还携带了2个备用的罐,每个罐可以使用4小时,三个罐是12个小时,现在过去了2个多小时,也就是说他们还有差不多10个小时可以坚持。

这时所有的人都用惶恐不安地目光盯着厉杰,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厉杰苦笑着看看大家,先关了头顶的矿灯,然后关了氧气取下防毒面具沉重地说:“现在空气中还有氧气,我们先把防毒面具取掉,节约使用氧气,等感觉呼吸困难时再戴上防毒面具。留一盏灯,其余的关了,我们要坚持住,相信指挥部会想办法救我们的,更要坚信我们不会有事的。”

听了厉杰的话,大家纷纷关了灯和氧气取下防毒面具。

厉杰打开了一盏灯,在暗淡的光影中问朱和福,“那道门能打开吗?”

朱和福摇了摇头说:“应该打不开了,布局者的目的就是要封死入侵者。”

“如果用炸药能把门炸开吗?”

朱和福面对厉杰的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因为石门足有一米厚,2000多年前火药的威力不大,应该炸不开这个门,但现在的高爆炸药应该可以炸开吧。”

厉杰不放心地再问:“炸开后会不会再出现意外?”

“按理说应该不会,因为布局者知道炸不开门,所以也就不会去设计炸开门后的机关了。”这次朱和福回答的比较快些。

厉杰让大家把身边地上的沙子往他跟前捧,虽然大家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但都默默地照做了,他用手把聚过来的沙子抹平,在沙地上写了炸门两个字,用灯光照着,让摄像仪清晰地对着地上的字。这时候大家都明白了,他是在告诉指挥部可以用炸门的方法救他们。

半个小时后,他们果然听到了门外隐隐约约传来爆炸声。

辉煌国际娱乐城送37元官网.
一元硬币老虎机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一元硬币老虎机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一元硬币老虎机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

内部服务器错误 - 错误 3004

错误类型:写入文件失败。
请尝试执行下列操作: